影山留加

安常処順。

圣诞快乐,荒川先生。

-CP:荒川之主 & 小鹿男

-蹭圣诞的欧气把之前的脑洞发一下,我们的口号是在邪教的路上一骑绝尘。

-小学生文笔。脱离艺术界很多年,内心的文学青年死于高三。


-现代校园paro,师生设定。


————————————————


昏暗灯光的酒吧,手中烟即将燃至尽头。坐在吧台角落里的人一杯接着一杯地点着波旁。来来往往的情侣怀抱着礼物一幅幸福的模样,不断从窗外经过。

眼神逐渐迷离,他就要醉了。他享受这与他无关的温暖而幸福的气息。酒杯中的冰块慢慢融化。 

有人过来紧挨着他的旁边坐下。


“两杯果汁,谢谢。” 调酒师点点头。

年长男人带着微醺而迷惑的表情,俊美的青年首先开口了。

“好久不见。” 青年看着微醺男人,微笑起来,“圣诞快乐,荒川先生。”



【一】新老师


升入高三的B班突然被通知变更了担任的老师。同学们对此议论纷纷。

“诶~~~不是吧,” 妖狐一边把腿搭在桌子上,身体靠后,“这么关键的时候换班主任?耽误大家的前程怎么办啊?”

“和你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又不用担心未来,小少爷。” 一旁的首无翻了个大白眼。

“别这么说嘛~小脑袋~” 妖狐又开始日常抬杠,“我是在担心同学们的学习嘛。”

首无的白眼翻得更厉害了。


“呐,小鹿鹿,” 妖狐收起腿转过身,“放学后一起————”


呼啦一声,教室的门被打开。穿着衬衫打着领带戴着眼镜一丝不苟的青年人走上讲台,


“唔啊——土死了。” 妖狐小声吐槽。是的,这身打扮怎么看都是The · 教师的感觉,死板得要命。

青年人把文件夹放在讲桌上,环视教室一周,转身在黑板上写了大大的两个字。


“我叫荒川。从今天开始担任你们的指导教师。” 青年人的声音低沉而冷静。

“希望和同学们一起度过充实的一年,请多指教。”


客套话连篇,无聊。小鹿男瞟了一眼新老师,转头看向窗外。



四月的樱花开得灿烂,徐风吹过带着几片花瓣落在摊开的书页上。



【二】课堂


开学后的一周过得平平淡淡,似乎大家都还没从春假的闲适中恢复过来。

妖狐和首无这两个好基友依旧不约而同地睡着觉,妖狐不知道在做什么好梦,身子轻轻摇动,时不时还砸吧两下嘴。


……傻逼。小鹿男内心暗骂,手里的笔依旧没有停。

三好学生小鹿男,成绩永远排在榜上前五名,他可不会因为换个班主任就有什么想法。


是啊,和他有什么关系,只要关心自己就好了。


“美女……不要走嘛……唔唔……”妖狐嘟囔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师中仿佛一枚炸弹,两秒钟后班级爆发出杠铃般的笑声,妖狐这才迷迷糊糊地醒来。

“这位同学,”讲台上的荒川老师看着笑声的中心,“回答一下刚才的问题。”

妖狐不好意思地站起来,挠挠头,耳尖变得通红。“啊……嗯……”


回答得上来才有鬼。同时醒来的首无幸灾乐祸地看着妖狐,心里面早就准备好怎么怼他了。


“……出去罚站。”



【三】楼顶


教学楼顶,妖狐依旧拐着小鹿男一起吃中饭。当然首无也在场,这三个人就像铁三角一般的存在。不过小鹿男一般都是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其他俩人斗嘴。

首无,成绩不错,属于那种大家都讨厌的脑子好的人,考试学习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人生信条是做自己喜欢的,follow your heart,怂。

妖狐,成绩惨不忍睹,日常就是撩妹和撩妹失败以及被妹子的男朋友打。真不明白他长这么漂亮的脸蛋有何用,情商低得感天动地。但家里是开大公司的,所以也不愁以后的人生。


妖狐一边嚼着面包一边含含糊糊地说:“话说啊,这个新老师,你们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啊?只有你觉得奇怪吧?” 首无说,“不是挺好的吗,一点都不多管闲事,难道你想要’姑姑’来当班主任?”


‘姑姑’ 是学生给教导主任起的外号,该妇女每天都像七大姑八大姨一样,恨不得把学生所有的情报都掌握在手,只要被她在楼道里撞见,免不了就是一顿热情的关爱。


“不是啊,我是说,这么久了,我们只知道他叫荒川,其他的就一无所知啊?比如他之前在哪个学校教书之类的。”

说得也没错,在师生都开始熟悉之后,机敏的学生也都会稍微了解老师私下的一些情报。

可荒川不一样,每天只是上课,批阅作业,其余的话一句都不多说,总和学生们保持一定距离。


这是有些奇怪。不过,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小鹿男忽然觉得荒川和他是同一类人,别人的事情,没必要费心思,自己的事情,也无需他人知晓。



这样想着,他不禁开始对荒川老师有点感兴趣起来。


-TBC-

——————————————

还没有完结。标题当然是出自某著名基情反战电影。所以你们俩不好好搞音乐跑去演什么电影儿啊

祝大家圣诞快乐。

评论(2)
热度(14)

© 影山留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