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山留加

安常処順。

NICE BOAT

CP: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大天狗,荒川之主&小鹿男,微狗崽/博晴/闫判

————

  • 好基友清水欢乐向,私设如山,必须ooc。

  • 全员女装梗注意

  • 就当是段子吧朋友们

————



某日,寮里。


百无聊赖的三只SSR围坐在被炉旁吃橘子。

还差一个就能凑一桌麻将了。


    是的,刚被召唤进来不久的咸鱼王荒川之主,被偷渡成功的亚非混血晴明,带着姑获鸟去刷经验了。

“终于凑齐F4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一天晴明跟吸了柠檬茶一样笑得合不拢腿,对咸鱼苗又亲又抱的,孩子本来脸就青,被死抱得都已经青到发紫了。


    一边站着的其他三个SSR,对小荒川投以关爱的眼神.jpg,并做出一幅感同身受的样子:弟弟啊,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大天狗托着腮,歪脑袋盯着茨木单手剥橘子费劲的熊样好一阵子,终于忍不住懒懒散散地问:

“哎,你那胳膊是怎么丢的啊?”


    “噗!————” 还没等茨木作出反应,酒吞先被惊得一口酒喷到茨木脸上,他以为这是茨木心中的一个大结,不想在别人伤口上撒盐,所以也就一直没好意思问,结果现在被这比他们小不知道多少岁的小白脸儿随口就问了,酒吞一面想着你小子这是以下克上啊,一面又藏不住好奇。


茨木却毫不在意地用袖子擦了擦脸,“此乃吾为更强之力量所做的一点微不足道的牺牲……”


“吼~~~真的吗~~~”大天狗头歪的更厉害了,脸上分明写着我不信,脸都被托着腮的手挤出肉来了。

“我可是听说是因为女人什么什么的啊~~~”


    酒吞看着大天狗挑眉坏笑的样子,心想你丫早就知道了还问个鸡毛,又止不住期待茨木本人给出的标准答案,同时又怕挚友恼羞成怒一拳哇嘎狗啃把这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寮给拆了。


     上次就是大天狗这不作死不舒服斯基,跑到人家隔壁寮里,非得在人家妖狐撩妹的时候突然从后面扒人家裤子,惹得妖狐到处追着他突突,一直追到自己家门口把大门都给突突没了才罢休。

    那天晚上晴明回来正要掏钥匙发现门都没了,当时就站在门口大骂谁家的缺德孩子干的事,骂了得有个俩小时街,隔壁博雅实在受不了,一边拍着晴明的背说年龄大了老生气伤肝,伤了肝以后可怎么继续肝啊你又没钱氪不了,就这么把晴明拐到自己寮里,一宿没回来。


茨木的表情沉了沉,酒吞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汝言之有理,的确与女人相干。”


酒吞简直汗毛都立起来了,卧槽卧槽卧槽他刚才说什么?女人?这木头棒子?女人???


  “听闻大名手中持有可使力量增倍之珍宝,吾变作女人引诱之,不料被其麾下武士所识破,斩下此臂。

“吾于七日返魂之时,将手臂盗回。然那斩臂之刀过于强劲,以吾之妖力难以抗衡,手臂已不能接回。”


哈啊,原来是这么回事。酒吞放下心来。

之后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这家伙肯定用断臂PY交易,跟地狱那帮公务员换了大招了。


————————

“啊啾!” 地下世界,判官打了个喷嚏。躺坐在棉花床上修指甲的阎魔姐姐抬眼看了一下埋头于文件的判官同志,挑了挑眉。

————————



“吼?你还会变身啊。” 大天狗依旧抬杠,“该不会是变成个丑女才被识破的吧?”

茨木一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样子,一旁的酒吞心里暗想,这木头肯定没见过几个人类女子,没准真被大天狗说中了。


“那既然这样,茨木你不如在这变一次看看。” 酒吞说。

茨木先是迟疑了一下,但这是挚友的请求,于是站起身来走到房间一侧。

随着短暂的妖力波动,茨木渐渐显出姿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哈哈” 大天狗已经止不住爆笑,手捂着肚子在地上缩成一团,眼泪都笑出来了。


酒吞也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但又想到他是这几个人里面年龄最大的,不行不行我要保持淡定,但再看了一眼茨木变得样子,即便是强大的鬼王也控制不住憋笑的面部肌肉。


谜之发型,烈焰红唇,还有那上了不知道多少层的眼影和腮红,最后再配上毫无改变的肌肉…………

酒吞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笑到抽搐的大天狗,第一次内心表示理解。



    大天狗终于不抽搐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对茨木说:“你啊,哈哈,你这样真是难怪被剁手啊,哈哈哈哈哈”

    就在酒吞又开始担心茨木会对这胆大包天什么都敢说的熊孩子一记哇嘎狗啃的时候,大天狗也开始变化起来。


    酒吞看着面前出现的娇小少女,依旧是金色短发,雌雄莫辩的脸,冰蓝色水汪汪的大眼睛,薄红色的唇与素色和服相映衬,要不是事先知道这是大天狗变的,酒吞觉得自己要是在街上看见长这样的肯定忍不住多看几眼。


    大天狗走近茨木(丑女ver.),嘲讽地说:“看见没,要变成这样才能有男朋友。” 声音也变成与之相配的少女清脆的声音。


    茨木围着大天狗(少女ver.)转了几圈,把他浑身上下仔仔细细看了个遍。大天狗则毫不在意地摆出各种旖旎的姿势供人观赏,甚至还有些得意。

    酒吞扶额,回想起他俩刚来寮里面的时候,还是两团可爱的小肉球来的啊,时间真是一把鬼切刀。


    俩人就这么疯玩了一阵,突然不约而同地望向酒吞。

   尤其是大天狗,眼神里分明就写着不怀好意四个大字,揶揄道:“酒吞~~你也来变一下嘛~~只有我们两个太不公平了~” 


酒吞刚含的一口酒又差点喷出来。


“不、不行,不开裤链。” 酒吞连忙推脱,此时茨木也屈膝坐下,用一脸正气看着酒吞。


“吾友!可否令吾见识一下。”


酒吞心里的两个小人打了好一阵子。抬头看看茨木认真的表情,和大天狗幸灾乐祸的表情,叹了口气。


“唉……受不了。看好了啊,大爷我就变这么一次。”


    要说变化成女子,酒吞其实相当有自信。在被晴明召唤之前的日子,他就是依靠化作美丽女子来引诱男人,最后将其吞噬的。不过这也都是很早很早之前的事了。


茨木看着变化后的酒吞眼睛都直了,大天狗则是一脸不服气。


    酒吞的容貌即便在男子中都算得上标致,变作女子后尤甚。艳丽花色的浴衣,纤细腰肢上的腰带松垮垮地搭着,露出一边的香肩,以及大部分丰满的胸脯。


犯规啊,这个。

现在场上的比分是1:0,酒吞童子胜。



    茨木一时挪不开眼,大天狗突然窜上前去,两手直接抓上酒吞的naizi,一边发泄般嘟囔:“啊?这么大的胸怎么变的?啊?衣冠不整的真是淫荡啊,现在平安京已经不流行这种了好吗!平胸才是王道好吗!你这样也就能勾引肚子大脑袋秃的大叔……” 

酒吞也只能任他上下其手,谁让他在这个寮里最受宠呢。晴明这个看脸说话的老变态,只要拿到黑蛋肯定直接喂给大天狗,简称黑喂狗。



“啪叽——” 正胡闹着的三个人往庭院外一看,荒川之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已经长成了青年模样,脚前的地上还躺着条大马哈鱼不断啪叽啪叽地蹦跶着。


    荒川的视角是,屋里的三个衣冠不整,全是女装,大天狗还在酒吞身上摸来摸去,茨木坐在地上的姿势就像是在酒楼看舞伎。


……吓得咸鱼王的咸鱼都掉了。




就这样,平安京又度过了平安的一天。


————————

    后来听说荒川之主在混血晴明刷好觉醒之后,死活要留胡子,拦都拦不住。问他为什么,就搪塞说这样比较有男子气概,丝毫不在意这一把山羊胡再加上一把折扇子显得他本来就老成的脸更像退休老干部了。

————————


【后记】

    某天,隔壁博雅家的小鹿男在外面日常吃草,出来遛弯儿的荒川盯了他好一阵子,小鹿男也感觉仿佛有人在背后说他美,转过身来对着荒川甜甜一笑。


    荒川痛苦地低下了头,走过去摸了摸小鹿男的头发,说:“你长大了以后一定不要还像现在这样啊……来,跟叔叔去河边钓鱼吧……”


    小鹿男一边不解地思考着荒川刚才的话,一边摇着小短尾巴蹦蹦跳跳地跟了上去,过了半天才想起来,荒川其实比他更晚才被召唤出来的啊。



-FIN-




——————————

1、标题取自多年前风靡过的梗,不要问为什么反正我是瞎几把取的。

2、其实我只有一只狗子一只鹿和一个灯,非洲人依旧在逃亡。

3、酒吞,昨天红叶来了,你有点表示好不好?我们都知道你是直男,所以,快来吧。

评论(9)
热度(45)

© 影山留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