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山留加

安常処順。

【狗酒】合租房 (贰)

- 大天狗×酒吞童子

- 现paro

- 本章荒川出场



合租房 (二)


搬进公寓几周了,工作也渐渐开始适应——适应每天加班到深夜。


其实酒吞自己的工作来说并不需要做到很晚,最近公司接了很多大项目,前辈们就笑着把一些结尾的部分交给酒吞校对,酒吞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谁叫他是新人呢,职场就是这么无奈。


有时酒吞会把工作带回家做,但更多的是加班到凌晨之后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对付一晚,他甚至在洗漱间备了一套毛巾牙刷。



这天夜里,酒吞又夹着公司配发的电脑掏钥匙开了门。大天狗屋内已经熄了灯,酒吞尽量让自己不要发出很大的声音。


打开冰箱,拧开一瓶功能饮料几口灌下肚,舒展了一下手臂,酒吞点开了没完成的那张图纸。


——啊,烦死了,这么多细节的地方要确认。


边在脑内日常抱怨着,边认命一般将头贴近了屏幕。




大天狗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酒吞毫不知情。

对方打着哈欠将一个马克杯拍在自己桌子上,凑过身子看他屏幕上复杂的线条。


“啊,啊,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

“没,我起来喝水。” 大天狗一幅睡眼朦胧的样子,“你也早点睡吧。”

“嗯。”


大天狗出去的时候顺便带上了门。酒吞看到桌上的马克杯,刚想叫住他,却又注意到这是自己平时用的那个,还冒着热气。


他拿过来喝了一口。


甜的。




——————


难得的休日,酒吞睡了个久违的懒觉,睁眼已经是中午。


厨房里传出煮饭的香味,酒吞隔着玻璃门看到大天狗忙碌的剪影。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做饭啊。”

“……不然你以为我在家吃什么,加班狂。” 大天狗翻了个白眼之后把筷子递给了酒吞。


的确,酒吞的三餐基本都是在路上或者公司里随便对付几口的,加之高强度的工作,酒吞没一阵子就瘦了,黑眼圈都快拖到了下巴。


“啊哈哈,没想到。这么丰盛啊,那我就不客气啦~”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话。


“话说你工作的事怎么样了…”  酒吞小心地试探。


“…不急,之前那么些年也攒了不少,够我放松一阵子了。”


“ !??多少年?我还以为你也是个毕业不久的新社会人??…”


“我都快30岁了,拜托,小鬼,看清楚好吗。” 大天狗止不住的白眼。


可是他长得确实很年轻,说是大学生也毫不为过,酒吞也一直把他当同龄人来相处。


“我错了,前辈,”酒吞双手合在额头道歉,“请原谅我吧。” 语气也变成了敬语,但嘴角还是藏不住地坏笑着。


“啧,别闹了,赶快吃饭。” 大天狗拍了酒吞的脑袋一下,“吃完刷碗啊。”


“是的前辈,好的前辈。”


“……”大天狗努力制止着打他的冲动,“还有你那个公司啊,还是早点跳槽吧。”

“年轻人太过操劳容易肾虚,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说完拿着马克杯走开了。



——————


几个月后的会议上,酒吞终于见到了社长——荒川之主。

这几个月不断在办公室里听到关于他的传言,总而言之就是社会精英,并且居然还是单身,办公室里的小姑娘们谈论的时候没少犯花痴。


酒吞一边做着会议记录一边暗暗打量着他的boss,一身名牌西装金边眼镜,表情严肃,让人读不懂眼神。三十七八岁能把公司做得如此成功还能赢得下属们一片好评,酒吞对荒川开始感兴趣起来,但又很清楚现在自己的位置不太可能和他走的很近。


哈啊,什么时候我也能坐上社长的位置啊。 酒吞在茶水间仰头叹气。



毫无意外今天酒吞又是办公室最后一个下班的,关好窗锁好门之后走向电梯间,按下按钮。


门开了。


里面站着的居然是荒川。


酒吞心里咯噔一下,好死不死和见第一面的老总共乘电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或者还是干脆什么都不说好?


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这些,一面微微欠身走进了电梯。


他盯着楼层数,心里祈祷着快点到底层吧拜托,就在这时荒川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你就是那个新人吧,我一直有注意。听说你工作很努力哦。”


“啊,谢谢社长…哪里哪里,应该的。”



荒川把手伸进西装的内袋,抽出一张名片递给酒吞。


酒吞一脸茫然地接过名片。荒川依然看着酒吞。


最后荒川笑着用下巴指了指,“你的名片呢?”


酒吞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在裤兜里翻了半天,只翻出一支笔。


没办法最后还是把自己的号码写在了荒川给的名片上面,又还给了荒川。



全程笑看他的社长,留下了一句“改天叫你出来喝两杯,应该不会拒绝吧。“ 电梯到了高层停车场后出去了。



电梯里的酒吞童子觉得刚才自己真是糗大了。



————————

就是想要欺负吞吞w

荒川和大天狗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大家猜一猜嘿嘿嘿~

评论(3)
热度(42)

© 影山留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