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山留加

安常処順。

合租房 (叁)

  • 大天狗×酒吞童子,现paro。

  • 本章黑晴明出场。


合租房 (三)


酒吞像往常一样被闹铃吵醒,迷迷糊糊地起床,穿衣,进洗手间。


正刷牙的时候大天狗走了进来,也是同样一幅没睡醒的样子。酒吞顺手给大天狗手里的牙刷挤上了牙膏,几个月的共同生活让他俩开始习惯统一步调,两个大男人也没什么穷讲究的,衣服也都混在一起丢进洗衣机,大天狗偶尔做饭,酒吞就很自觉地刷碗。



偶尔酒吞会嬉笑着说遇到这样的好室友真是三生有幸,大天狗依然一个白眼,说都算在你房租里呢。酒吞也就笑着回答好好好,你是老大。



背上双肩包正要出门,大天狗叫住了他,从厨房拿出了一个布包的东西塞进酒吞手里。


“这啥?”


“便当。别老在公司啃面包了,对身体不好。”


“哇塞,不是吧你?” 酒吞惊讶,“原来昨晚你在厨房悉悉索索就是在弄这个?!”


“哪儿那么多废话,快走吧要赶不上电车了。” 大天狗往外推酒吞。


“你这样……你这样……” 酒吞又开始坏笑,“简直就像是新婚妻子给丈夫做爱心便当啊!哈哈哈……”


还没等酒吞笑完,大天狗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那你就快滚去好好工作挣钱养家啊?!”



————————



外面下着大雪,屋里酒吞和大天狗正忙着收拾屋子。快到新年了,两人也想有个好气象。


忙活了一天,酒吞累得往沙发上一坐。“呃啊~累死了,小天狗,快去给爸爸倒杯水。”


大天狗把杯子往酒吞怀里狠狠一撞,险些把水都撒出来,“你小子说谁是爸爸??”


眼看着就要打闹起来,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大天狗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脸色一下变得很沉。他朝酒吞点了点头,回房间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大天狗从房间出来。


“我父亲要来看我。说是快到新年了,一起吃个饭。”


“…那很好啊。”


“和我一起去吧,酒吞,反正你也不回家。”


“这…这样好吗?你父亲不会……”


“不会的,和我一起去吧。” 大天狗第一次露出求助的表情。





两人走在路上,大天狗把自己半张脸埋在了围巾里。


“……说是父亲,其实是养父。”


“……” 酒吞第一次听大天狗说家里的事,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不过也没差啦,总之就是父亲。”


到了约定的地方,酒吞觉得自己打扮得太失败了,和这种高级和食店一点也不相称。



“…父亲,这是我新室友。” 大天狗介绍着酒吞。


“您好,我是酒吞童子,承蒙您儿子照顾。” 


酒吞看着桌对面的男人,年龄上来说勉强够当大天狗长辈的,穿着花纹繁复的浴衣,一看就像是个社长或者政要,这让酒吞开始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大天狗一起来,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和社长对话了啊!

一方面大天狗的养父,安倍晴明,也用着意味深长眼神打量着酒吞童子。


席间几乎就是晴明和大天狗的一问一答,酒吞从中明白了大天狗就是传说中的公子哥,但又不想在家族里面工作,于是一直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打拼。直到最近才开始参与家族产业的。

真是讽刺啊,有钱人家的儿子反而要逃离纸醉金迷的生活,他这种默默无闻的上班族却要拼了命追求金钱。


“不过,上次交给你的那几个子公司,都运营的不错嘛。”


“……哪里,是父亲教导有方。”


“嗯,你也不用着急。” 晴明眯眼看着自己的养子。


“看来你有点商业头脑,之前的事情…我们既往不咎。”


大天狗在桌下默默地攥紧了拳头。


“希望你也不要再去接触一些奇怪的「朋友」了。毕竟,安倍家……”  晴明将话说的点到为止,朋友二字却咬得异常清晰,这让一旁的酒吞感到浑身不自在。


晴明招了招手,将信用卡交给服务生,拿起衣服走了。




回去的路上酒吞强憋着一肚子的问题,大天狗则沉着脸一声不吭。

就这样一路无话地回到公寓,酒吞开门后被门槛绊得一个趔趄,大天狗刚想嘲笑他,却发现酒吞整个人都不对劲。


“你…是不是喝醉了?”


席间因为无话可谈,尴尬至极的酒吞童子只能把注意力全都放在饭菜,和清酒上。

真不愧是高级门店,酒也是真好喝啊,反应过来的时候,整整一壶已经被酒吞喝光了。



“嗯…啊?我没事,没事……”


“还说没事?讲话都大舌头了,清酒后劲很厉害的,干嘛喝那么多?”


没想到酒吞一个熊抱把大天狗圈到怀里,用含糊的声音在耳边呢喃着。


“我不是……谢谢你……大天狗……一直以来……” 


大天狗被耳边带着酒气的吐息弄得发痒,推搡着酒吞,“快别闹了,回屋里躺着去。”


“大天狗,我……” 酒吞突然死命抓住大天狗的肩膀,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


大天狗看着酒吞童子因醉意而翻红的脸颊,天啊,之前怎么都没发现过,他醉酒的样子这么好看。

酒吞的脸离他越来越近,大天狗被两只大手钳制住动弹不得,正当他以为一个意外的吻要落下来的时候,落下来的却是酒吞整个上半身——瘫倒在大天狗肩膀上,睡过去了。



大天狗叹了一口气,却发现自己的心在嘭嘭地跳,这种感觉令他不安。

可当他把酒吞外衣脱下,再把他架到床上,看着酒吞包裹在黑色工字背心下面,因为呼吸而一起一伏的胸膛,和纤细到不可思议的腰,大天狗明显觉得自己已经勃起了。



该死。



——————

无业游民对醉酒室友图谋不轨,天理何在!大义何在啊!

脑内已经积攒了无数车票,但首班车还是要慎重,我们下章见!


P.S.

养父是黑晴明不是晴明啦w


评论(9)
热度(56)

© 影山留加 | Powered by LOFTER